在南卓的市郊,一座清静的山林前面有一片別墅,这里是一个靠近公路的高级住宅区。
其中离公路最远、靠着山脚的一栋小別墅里,三个十六、七岁的高中生正在客厅里抽着烟、看着影碟。从外表就可以知道,这三个少年肯定是属于令老师头痛、令同学反感的那种不良少年。客厅里因为他们吸烟而烟雾缭绕,空气中好像还充满着大麻的气味,而电视里正播放的也是来自欧美的火爆的成人电影。
电视里金髮碧眼的美女放荡的淫叫和妖冶的肢体动作使三个刚刚发育成熟的少年都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舔着自己干燥的嘴唇,不知不觉支起了帐篷。
一个光着上身,手臂上纹着一只鹰头,身材魁梧的少年看着看着突然“啪”地一下将电视关了。
“哎!光哥!你干什麽?!”一个似乎年纪稍微小一点、有些瘦弱的少年叫了起来。
“阿川,那还用问?阿光又看得受不了了,想去做了?!哈哈。”那个长得比较文静,个子很高的少年笑了起来。
“哼!阿进,你他妈的难道就光看就爽了?”文身的少年骂了一句,忿忿地躺在了沙发上。
“妈的!现在街上出来做的不是太丑、就是太老!真沒胃口!”阿光躺下了还在骂个沒完。
“阿光,你有本事就弄来一个良家妇女!让我们也跟着沾点光?”那个阿进撇着嘴讥笑着。
“你以为我不想??”
“可┅┅可弄不好人家要告我们强姦,要坐牢的!”阿川说着。
“哼,那些女人多半怕丢人不敢找警察的!而且我们都还沒到十八岁,就算抓住坐两天牢,也未必就比在学校念书倒霉!”阿进阴阳怪气说着。
“行了!阿进,你家里有钱,出了事找个好律师就可以出来!我们呢?”阿川还说着。
“嘁!胆小鬼!”阿进白了他一眼。
那个文身的少年此时忽然“唿”地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怎麽?阿光,要动手了?”阿进说着。
阿光忽然瞪着眼睛,用一种阴森的眼神看着阿川说∶“阿川,我记得你有个姐姐,长得挺水的!弄来给我们玩玩?!”
阿川惊得直往后退。“光哥,那怎麽行?你是开玩笑吧?”
阿进忽然拦住了他,奸笑着说∶“阿川!別那麽假装正经了!你不是和我们说过,你经常偷看你姐姐洗澡吗?还说有两次你差点就忍不住了?!再说,你姐姐又不是处女吧?就当玩一回呗?沒准她还乐意呢!”
“不行!我姐姐可不是那种人!”
“什麽是不是?你怎麽能知道呢?现在的女人越是假装正经的,干那事越来劲!放心吧,阿川,我们就干这一次!”
“┅┅”阿川又紧张又害怕,不知道该怎麽说。
阿光忽然走过来,一把抓住阿川的衣服,恶狠狠地看着他。“阿川!你忘了上次你惹的祸、土龙他们说要废了你,要不是我出面替你揽下来、阿进替你赔了钱、你小子现在还能好好地站在这儿吗?”
“光哥,我、我┅┅”
“对呀!阿川,你这几年花了我不少钱!咱们是兄弟,我不和你计较!可上次的事要是让土龙他们知道其实是你做的,那你可就麻烦了!”
阿进不急不忙的话使阿川紧张得汗都流下来了,浑身竟然哆嗦起来。
阿光松开他,拍拍阿川肩膀说∶“阿川,別害怕!只要你还当我们是兄弟,我就一定罩着你!谁也別想欺负你!可是┅┅”
阿进见阿光已经动摇了,赶紧接着说∶“阿川,你別害怕!我们保证不伤害你姐姐!完事后你也劝你姐姐想开点,就当大家玩一场!怎麽样?”
阿川犹豫了半天,看着他这两个好朋友又是期待、又是威胁的表情,终于咬咬牙,一狠心说道∶“好吧!就答应你们!可是就这一回呀!!”
阿光和阿进哈哈大笑,阿进过来搂着阿川的肩膀,说∶“好兄弟!我们答应你,就一次!!来,我告诉你该怎麽说┅┅”
女侦探易红澜的事务所里,刚刚送走了一个客户的易红澜,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易红澜拿起电话,听了一下沖门外喊∶“林丹!你的电话!”
很快,一个中等个头、身裁苗条、戴着眼镜的姑娘走了进来。她就是易红澜的女助手--林丹。
林丹今年二十一岁,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她名义上是易红澜的助手,其实就是她的秘书而已。平常的主要工作就是替易红澜接待一下客户,并不和女侦探一起出去侦察破案。因为林丹不像易红澜有一身好功夫,这方面她和平常女孩沒什麽区別。
林丹长相清纯甜美,虽然沒有易红澜那样明艷照人,但也足可算是美貌了。而且林丹的身裁十分匀称,虽然沒有易红澜胸部那麽丰满得醒目,但凹凸有致的玲珑曲缐也足以自傲。
林丹进来拿起电话,听了一会脸色有些发白。
等她撂下电话,易红澜关切地问∶“怎麽?你弟弟又惹麻烦了?”她已经听出是林丹那个不争气的弟弟林川。
林丹脸上又是气愤又是担心∶“红澜姐,阿川沒说什麽事,只说有些麻烦,要我赶紧过去!”
“去哪儿?”
“他沒说,一会他的朋友过来接我。”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一辆摩托车来到事务所门口。一个个子瘦高,相貌文静的少年走了进来。看见等着的林丹,那个少年立刻满脸微笑走过来∶“您是林川的姐姐吧?还记得我吗?我是阿川的好朋友曾进。”
林丹知道这个曾进和阿川经常在一起,也不是什麽好学生。她焦急地问道∶“我弟弟怎麽了?”
“啊,姐姐你別紧张,他沒什麽事!就是磕破点皮,正在我家里呢!”曾进说着,忽然看见一旁站着的易红澜,立刻被美丽成熟的女侦探吸引住了,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易红澜丰满的胸前。
“讨厌的小鬼!”易红澜心里暗暗嘀咕着,轻轻白了他一眼。曾进赶紧把目光移开,对林丹说∶“姐姐,咱们走吧?”林丹焦虑地随着他上了摩托车。
“林丹!小心点!!”望着飞驰而去的摩托车,易红澜喊着。
摩托车来到郊外的別墅前停了下来。林丹急忙从车上下来,就往別墅里走。曾进跟在后面,脸上露出一阵奸笑。
进了別墅,曾进立刻把门锁上。林丹根本沒注意自己身后的少年在干什麽,只是问∶“我弟弟呢?”
“姐姐,他在楼上呢!”
林丹立刻迈步上楼。她这天穿着一身粉色套装,白色的弔带丝袜,脚上穿着一双黑色高跟鞋。林丹急忙上楼时,曾进在后面偷偷低头往上看∶从林丹粉色的套装短裙下面,竟然能看见露在丝袜外的一截雪白的大腿,还有那可爱的白色内裤!曾进看得身体一晃,差点就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他强压着内心的冲动,紧跟着林丹上了楼,指着自己的卧室说∶“姐姐,阿川就在里面!”
林丹推开卧室的门,只见一个人正矇着头躺在宽大的床上。她急忙过来拽开被子说∶“阿川!你是不是┅┅”
林丹的话刚说了一半,忽然愣了!原来床上躺着的是一个身材结实,而且有纹身的少年!
“你!┅┅”林丹惊讶地指着床上的少年,回头来看曾进。
曾进此时已经将门反锁,一脸怪笑地走过来。床上的阿光也“唿”地一下跳起来,走近不知所措的林丹。
林丹看着两个少年满脸不怀好意的笑,从前后朝自己逼来,立刻好像意识到了什麽。她惊慌地倒退着,说∶“你们┅┅我,我弟弟呢?你们要干什麽?”
“姐姐,阿川现在好得很!你不用为这个小子操心了!”阿进奸笑着。
“那、那你们要我来干什麽?別过来!!”林丹看着两个少年,突然一阵慌张,勐地朝门口冲去!
“姐姐,別跑呀?陪我们玩玩!!”阿光说着,冲过去一把拦腰从后面抱住了林丹。
“放开我!你们、你们两个小混蛋!救命啊!!”林丹挣不过身强力壮的阿光,两手拼命乱抓着,大声叫了起来。
“阿进,快过来帮忙!”
阿进过来抓住林丹修长的双腿,和阿光一起将惊叫着的女郎摔到了床上。两人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一边扑了上来,说着∶“姐姐,別叫!咱们一起玩玩!別叫!別乱动!!”
林丹此时见两个少年已经脱了衣服扑过来,自己的担心已经将要成为事实,更加害怕。她使劲推着扑上来的少年,手脚乱抓乱踢。
阿光被林丹一脚踢在了肚子上,立刻“唉呦”喊了一声。“该死的!这麽不合作?!”他恶狠狠地骂着,将刚要坐起来的林丹一把推倒,狠狠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林丹一声惊叫,又摔倒在床上。
“阿进!这个小妞太不老实!快拿绳子来!!”
阿光死死地用身体压在挣扎反抗着的林丹身上,阿进从床下拿来早就准备好的绳子。两个少年将不断反抗着的林丹翻过来,将她的双手用绳子紧紧地捆在背后,然后又将林丹转过来。
“阿进,抓住她的腿!捆到床上!”
两个人各抓住林丹一条腿,使劲分开,用绳子将林丹的双脚分別捆在了大床一端的栏杆上。林丹使劲扭动着身体,双腿乱蹬着,可还是抵不过两个少年,两腿终于被大大地分开,绑在了床头的栏杆上。
两个少年此刻看着终于被自己制服并捆绑在床上的美丽女子,心里不禁狂跳不已。
林丹躺在床上,双腿被分开捆在床头,双手被反绑在身体下面,正喘着粗气不停扭动着成熟美丽的身体,惊慌失措地喊叫着∶“你们快放开我!你┅┅你们不能这样,懂吗?快把绳子解开!”
她因为刚才的一番挣扎,身上的衣服已凌乱不堪。短裙已经卷到了大腿根,露出了里面雪白细嫩的大腿和白色的内裤;上衣也在撕打中被挣开,里面的衬衣已经从短裙里扯了出来,一截纤细雪白的腰肢暴露在外面;再加上凌乱的头髮和微红的俏脸,整个人充满了诱人犯罪的妩媚和艷丽。
两个少年看着眼前这个美丽成熟的女郎,都感觉浑身发热,喘息沉重。
“姐姐,和我们玩玩吧!幹吗这麽反抗呢?还要我们把你捆起来,那多难受啊?!”阿进说着伸手来摸林丹暴露出来的内裤底下那微微鼓起来,柔软温暖的部分。
“啊!住手!你们、你们这是强姦!是犯罪!”林丹绝望地尖叫起来,一想到要被两个和自己弟弟一样大的少年捆绑起来强暴,林丹就觉得羞愤难当,拼命挣扎着,扭动着苗条美妙的身体反抗起来。
两个少年不理会林丹的反抗,阿进继续隔着内裤抚摸着温暖的阴户,阿光则干脆爬到床上,解开了林丹的上衣和衬衣,露出里面纤巧的弔带胸罩。粉色的胸罩边缘露出一片令人目眩的雪白,阿光瞪大了眼睛,伸手进胸罩里,立刻触到了一团软绵绵的肉团。
“啊,不要啊!求求你们,啊,哦,放开我!”林丹满脸羞红,几乎要哭出来了,不断扭动着身体哀求着。
“我受不了了!”阿光突然嚎叫起来,他勐地将林丹的上衣和衬衣顺着圆润的肩膀扒下来,褪到可怜的姑娘的背后,然后将胸罩推到乳房上面,立刻两个丰满晶莹的肉团跳动着暴露出来!
“啊!┅┅”林丹一声哀鸣,羞耻地闭上眼睛,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阿光贪婪地盯着两个雪白挺拔的乳房,上面两个娇小鲜嫩的乳头因为羞耻和紧张竟然微微挺立起来。他颤抖着手开始轻轻揉搓着林丹赤裸的乳房,接着低头用舌头舔起两个纤巧的乳头。
林丹半裸着身体遭到少年的进攻,既感到羞耻又无法反抗,知道现在叫喊和哀求都已经无济于事,只有“嘤嘤”地抽泣着,心里一阵绝望和悲哀。
“好了,大姐,不要再假装正经了!你这里都已经快湿了!”正轻揉着林丹的下身的阿进忽然感到自己手指触到的温暖的花瓣已经微微潮湿起来,于是轻拍着林丹丰满细嫩的大腿,笑着说道。
“不是!你们、哦,啊!沒有啊!”林丹也对自己的身体竟然在两个少年粗暴的对待下也会出现反应而更加羞愧,她拼命摇着头,不停地抗拒着。
“哼,还嘴硬?”阿进奸笑着伸手拿来一把剪刀,将林丹的内裤剪破撕了下来!立刻,诱人的阴部全部暴露出来。林丹感到下身一凉,眼看着最后的防缐已经被突破,一阵惊恐和羞耻,差点昏了过去。
“姐姐的下面好肥呀!啧啧,真漂亮!颜色还是嫩红的呢!一定不经常被男人干吧?”阿进嘴里说着,两手不停地在娇嫩的花瓣周围抚摸着,轻轻摆弄着有些凌乱的乌黑的阴毛。
“快住手呀!哦,不要在动了!呜呜呜┅┅”林丹感到被少年玩弄的阴户一阵阵抽搐,一种热流不断涌上来。在两个少年粗鲁的蹂躏下,她几乎要崩溃了,浑身颤抖着哭泣起来。
阿光正用牙齿轻轻在丰满的乳房和已经硬起来的乳头周围咬着,双手还不停地在被捆绑于床上的林丹身体上乱摸着。一阵阵疼痛和羞辱的颤慄袭击着林丹,她紧咬着牙,不让羞耻的呻吟从嘴里漏出,被绳子捆着的四肢不停抽搐着。
“呀!阿光,快看!这里流水了!”阿进忽然发现有几滴晶莹的水滴出现在嫩红的花瓣里,正缓缓地顺着肥嫩的阴唇边缘流了下来。
“唔,这个美女发骚了!看来是请求我们来插她了?!”阿光手忙脚乱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早已经怒挺起来的肉棒爬到林丹身边。
看见少年乌黑粗大的肉棒,林丹心里一阵慌乱和绝望,最可怕而屈辱的事情--被人强姦就要发生在自己身上,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歇斯底里地哭叫起来,手脚和身体拼命挣扎∶“啊!啊!坏蛋!快离开、別动呀!啊!┅┅”
随着“噗吱”一声,阿光不理会拼死挣扎哀求的林丹,紧紧按住几乎全裸的美妙肉体,终于将自己的肉棒对准不断翕动着的小肉穴扎了进去!
“啊!┅┅”林丹发出一声长长的尖锐的哀鸣,一阵勐烈的裂痛伴随着被强暴的巨大耻辱感一起冲击上来,她终于再也支持不住了,头一歪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