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的房间,吴风听着颓废的歌曲,一边吸着烟,一边静静的看着窗外的夜景,车水马龙的街道,明亮的夜灯照的街市如果白昼般,路边的夜推上聚满了一桌桌的亲朋好友,兴致高昂的喝着酒吃着菜聊着天。
一阵手机嘀铃铃的声音响起,吴风拿起来一看,感到有些惊喜,怎么会是表妹的电话,两人基本都沒有来往的。
「表哥,我和朋友们在七月广场玩啊,就在你住的旁边,你有沒有空啊,也来玩吧。」
手机里传来了表妹甜美的声音,吴风按耐着心绪的波动,平稳的说:「好啊,我也沒事做啊。你们在七月广场哪个位置?」
「在中心的雕像那里等你,很好找的啊,快点来啊。」
「嗯,这就来,我挂了啊。」手机那头传来好的一声,吴风就关了。他迅速的关了电脑,揣上烟,钱夹,手机出门。
表妹在心里一直都是很好的形象,甜美温婉的外表,更重要的是干净,很纯洁自爱的女孩。
吴风到了地点,表妹就热情的介绍了其他人,他们是两女两男,女同事秦华,女同事的男友日永,男同事志学。
「美星,你表哥是做什么的啊?」日永热情的打听到。
「工厂打工啊。」美星无所谓的答着。
吴风发现日永的神态中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的鄙夷,但他很快掩饰的说:「打工啊,不错。」
一行人一边聊着天,一边在公园里瞎逛着。
「表哥你现在工作的还好吗?有沒有女朋友了啊?」美星开心的问。
「前几天沒做了,女朋友沒有啊。」吴风颇为无奈的说着。
「沒什么呀。」美星热情的鼓励道:「想做什么,我看下能不能帮你找个,要不要我也帮你介绍个女朋友啊?」
吴风正想出言婉拒,一旁的日永殷切的插嘴:「不如到我的工厂做吧,我这也要收人了。」
「用不着。」吴风不客气的一口回绝。
美星呵呵的笑了下,赶紧圆场说:「表哥,日永想帮你,你就接受吧,沒什么的啊,他老爸光服装厂就有好几百人了。」
日永安的什么心,吴风一目瞭然,他不可能真帮自己,不过是在对表妹献殷勤,显本事罢了。吴风不好意思的对着表妹笑了笑,说道:「不是啊,我就是想自己再看看找找。」转头诚挚的看着日永:「以后我有需要了再麻烦你。」
日永正要说话,突然秦华一手摸着屁股后的口袋,转身惊叫了起来:「有人偷了我的手机。」
一个衣着沉旧的男子往旁边疾步走开,日永一个健步沖上去抓住了他的衣领,叫道:「你个不长眼的,敢偷我女朋友的手机,快点拿出来。」
被捉住了的男子一脸嚣张的回过头来,兇残的嚷了起来:「#.¥¥¥%%!。#.」
操,居然是个外蛮,听不懂他的鸟语,日永直接伸到他的口袋里要夺回手机。
蛮子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嘴里大声叫嚷着,同时一拳直接轰向日永的面门,双方迅勐的扭打了起来。
惊诧于形势的快速,大家正要帮忙,突然从远处传来了急促的奔跑声,还有听不懂的喝骂声。吴风抬头环顾,只见四周正往这里奔跑来十几个气势汹汹的男子,有的手里还拿着砍刀,铁棍之类的凶器。
吴风赶紧看向美星,只见表妹正在拿着手机报警,他靠近了点,低声说:「美星,我们走吧,那边来了很多人。」
美星挂断了电话,抬头气愤的道:「表哥,这怎么可以了,他们都是我的同事和朋友啊,我们东西被偷了,怕什么啊,等下警察就来了。」
吴风尴尬的笑了下,倒不是他怕事,只是立场不同罢了,也不是不为她的立场考虑,实在是看那些傢伙是不要命的主,自己可是一点都沒想为那人拼命的,而且万一表妹出了事,自己哪有脸跟亲人见面,也舍不得她受到伤害。
志学把两个打斗中的人分开,蛮子们都跑到了跟前,高举的砍刀,慑人的匕首,触在地上的铁棍,一群恶汉张狂的的怒骂着。在他们的压迫下,志学和日永不由的向后退来,五个人挤成了一推。
吴风警惕的四处观察着,找寻着无法避免时的武器,空旷的广场上,净是些花花草草,连地的椅子桌子,他悲剧的发现周围绝对找不出一件可用的东西。
刚被分开的日永看清了眼前的形势不由的脸刷的白了下来,原先和他撕打在一起的小个子不由分说的抬脚朝他的肚子兇狠的踹去,现在哪敢还手,只听一声闷哼,日永双手捂着肚子,痛苦的蹲了下去。
看着男友被打,秦华急了,她手指着小个子蛮人,害怕兼气愤的道:「你偷了我的手机,怎么还打人啊?」
「谁偷了你的手机了,你这婊子,你胡说八道什么。」说着,小个子蛮人抬手甩了她一巴掌。
「你……你……」秦华气愤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蛮子又连甩了她两巴掌。
美星感到无比的愤慨,想说话又害怕的不敢说,吴风伸臂揽住了表妹的肩膀,低头说道:「表妹你別说话啊。」
日永掏出手机来惊慌的按着,一个高大的壮汉走向前来,一脚踢飞他的手机,腕粗的铁棍抵在他的头上,喝道:「你不想活了吗,打我们蛮人。」
抬头看着抵在脑袋上粗大的铁棍,日永魂飞魄散,颤抖着声带恳求道:「大哥不要啊,我得罪了大哥,我对不起了,手机你们拿走好了。」
「想的美。」蛮子老大手握着铁棍在日永的头上轻轻的敲着,眼看着围观的群众越聚越多,他兇狠的喝道:「把这几个人都带走。」
十几个手持凶器的蛮子一下子拥了上来。这要被他们带到沒人的地方,还不是随他们怎么整了,吴风心念电转之间,全身肌肉崩紧,靠着意念,力量在身体里进行了一次全面的大暴发,神经崩紧,精神强力突击,硬是瞬间杀入到战斗状态之中,屏除掉所有杀与被杀之外的任何念头,残与狠之外的任何情感。他带着表妹后退了两步,毫无人色般断然声色俱厉的喝道:「住手,这是你们和他俩的事,他得罪了你们,你们想怎样都行,硬扯上我们,对你们也沒有好处。」
蛮头分开前面的人,看着吴风和美星,黝黑粗犷的脸上闪动着一丝狰狞,他微微的动了动握在手上的铁棍,不屑的白眼翻了翻,耻笑着问:「就硬扯上你们了,有什么不好?」
吴风平静的放开表妹,锐利的逼视着蛮头的双眼,一把扯开自己的衬衫,露出左胸口,手指着心脏位置,坚毅的道:「你要硬扯上我们,现在就一匕首往这捅。」
蛮子们大譁,几个冲动的立马血气上涌爆出了粗口,挥动着手中的傢伙跃跃欲试着,恨不得头头一声吩咐就上去把这个敢跟他们摆硬气的傢伙打倒在地。蛮头被他的不要命吓的怔了怔,看着浑身散发着一股邪气的年青人,一张原本帅气的脸上此时只有残字才能形容,他犹豫着,打他容易,但他兇狠的摆下了有种就杀的架式,自己岂不是怯了他,成了不敢杀只敢打的瘪三了,还真有些脸上挂不住了。
看着蛮头阴睛不定的脸色,吴风暗暗的松了口气,知道有门了,劝道:「我们无冤无仇,沒有任何的纠葛,根本沒犯着你们,你说是吧。」
「他们三个不是你俩的朋友吗?你们不管吗?」蛮头气势汹汹的问着,其实已经打算放人了,为自己找了个台阶,也给了吴风脱身的机会。
吴风心中大定,看来是走的了了,他开口撇清关系道:「他们三个不是我俩的朋友,他们的事是他们的,我们绝对不管。」
一直在旁边很安静的美星听不下去了,看着好友秦华求助的眼神,突然插话道:「他们三个是我的好朋友,你们也放了他们吧。」
吴风一听表妹这么说,脸立马垮了下来,他转头惊讶的看向表妹,心中又气又无奈。原本脸色已经缓和下来的蛮头,顿时恼羞成怒的喝道:「把他们通通都带走。」
十几个蛮子手中拿着砍刀,匕首,铁棍,兇残的扑了上来,簇拥着被围在中间三男两女快速的离开了人们的视缐。
第二章
郊区,阴暗的山峦寂静的可怕,好似有恶鬼藏在里面,随时准备飞奔出来择人而噬般。树林里幽静的草坪上,夜风吹散了白天的闷热,本应是让人感到无比舒爽的地方,吴风等人却只感到了满腔的怒火和郁闷,他们被反绑住了双手,无奈的看着罪恶的一幕。
十几个蛮子把美星和秦华压在了草坪上,他们粗鲁的撕扯着女孩的衣裤,在女孩的哭喊声中,蛮子们盡情的大笑着,狂欢般蹂躏着身下年轻的肉体。
美星柔嫩的双手无力的推拒着,骂着禽兽,大喊着不要碰我。可是全身上下还是爬满了各式各样的手,胖的,瘦的,黑的,白的。大腿上,屁股上,奶子上,脸上,阴道里,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的手,不断的肆虐着她。
蛮头看着群情激昂的混乱场面,拍了拍正在乱摸的蛮子,大声叫道:「大家不要乱,一个一个的来。」蛮子们安静了下来,向分边分开。蛮头看了看草地上裸体的两个女人,美星愤怒的神态和美丽的白晳身体一下子吸引了他,他指了指美星叫道:「把这个小妞双手双脚提起来,今晚我给大家表演个空中操逼玩玩,哈哈。」蛮子们跟着大笑起来,说不出的开心和兴奋。
吴风双目赤红,全身的血液彷彿烧开了般。以前表妹那被牛仔裤鼓鼓的包着的臀部,此时正在蛮头的手里粗豪的揉捏着,他胯下的肉棒不断的在表妹紧嫩的肉洞里操刺着,在泽泽的水声中,鲜血顺着肉棒的进出不停的滴到草坪上。
表妹奶白的双腿被另两个蛮子抄在腰间,朝两边分开,他们的双手像着了魔般不断的抚摸着表妹丰润的大腿。前头则是两个蛮子一人一边提着表妹的肩膀,左手伸到表妹的胸部,粗鲁的搓弄着水蜜桃般的奶子。表妹四肢被蛮子们牢牢的捉着悬在半空中,破处的剧痛让她脸色苍白,汗珠和泪水顺着脸颊向下滴落,原先大声的哭喊现在只能听到偶尔的几声痛叫,一头乌黑的秀髮顺着低垂的脑袋飘在半空中,随风摇曳。
蛮头粗豪的大笑起来:「哈哈,沒想到遇到个了处女,我老家的婆子还不是处女了,真他妈的挣到了,爽。」
「大哥那是啊,这女的皮肤也好棒啊,我长这么大还沒摸过皮肤这么紧凑滑润的女人了。」旁边那个偷东西的小个子右手挟着美星的腿弯,左边不停的抚摸着美星的大腿,由衷的赞嘆道。
「是啊。」蛮头双手揉捏着美星的屁股蛋,舒爽的啊了一声,继续说道:「还有这屁股蛋啊,鼓鼓绷绷的两大团的肉,不知道怎么弹性会这么的强啊,抓起来好有手感啊。」
小个子看着在蛮头手里犹如面糰般变幻的肉臀,羡慕不已,可是大哥正在玩着,搆不着啊,心中那个猫抓般的痒。小个子在美星大腿上狠狠的捏紧,掐了一把,感受着女孩的腿抖动了下,心里顿时也跟着莫名的跳了下,好像美女是对他的示爱有反映般,他更加用劲的揉搓掐起了美星的大腿,时而用力的一掐一扭,用劲的一拍,伴随着美星大腿剧烈的抖动,兴奋难当的玩弄着。
蛮头快速的一进一退着,美星的阴道次次都被顶到了盡头,花心不断的被撞击着,娇嫩的壁肉被蛮头的肉棒裹挟的前后磙着,每次后退肉都像要被带的扯离般。持续的疼痛让美星全身都有了些麻木,她觉的好累,连喊叫都沒什么力气了,不仅是阴道,还有大腿上也疼,胸前的两个奶子也被別人用力的掐紧,奶头被变态的乱捏乱弹着。肉体的伤害一个星期一个月就会癒合,最可怕的是精神上的打击,可能几年甚至是一辈子都走不出心理的阴影。美星羞耻的简直要在地上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了,自己从来就是个秉承男女传统观念的女性,只想找个聊的来的,疼爱自己感情专一有本事的帅哥,把自己的处女身交给他,跟他白头到老。
所以那么多男的追求,自己一个都沒看上。美好的梦想突然之间被彻底的撕碎了,自己被一群粗鲁的恶汉带到荒山里强姦了,被他们捉手捉脚的拎在半空中任意的猥亵,粗暴的折磨着捅破了处女膜,夺走了清白的身子,世上还有比这更让人羞耻的事吗?犹如一下子从花团锦簇的人间掉到了血腥残冷的地狱,从父母疼爱的公主宝贝,同学朋友眼中可亲的美女,变成了路边遭人鄙夷的女乞丐,一切的一切都是她不敢想,不愿意面对的。
蛮头在刚被自己捅破了处女膜的阴道里痛快的射出了一堆堆的子孙,他意犹未盡的拍了拍美星翘翘的屁股,大手挤进股沟里一路摸到下面的淫逼,在茂密的阴毛上磨蹭了几下,悠闲的捏住几根阴毛,勐的揪了下来,美星痛的发出一声惊叫,全身崩紧颤抖了一下。蛮头举起手,看了看自己拔出来的几根粗粗的阴毛,叫道:「兄弟们,这女的以后一定是个婊子,还是个处女,毛就这么的粗了啊。」
蛮子们顶着勃起的根茎,那个火大,他们手上大力的玩弄着美星的身体,嘴里一致的称赞着大哥有见识,说的太对了,心里早恨不得大哥快得磙蛋了,真是拉完屎还佔着茅坑的傢伙,这么的不晓事可不要怪兄弟们换头领了。
看着大伙猴急的要吃人的眼神,蛮头意识到自己太不会照顾兄弟们的心情了,他扬了扬手,捏在手指上的阴毛随风飘逝,拍了拍旁边抬腿的兄弟,对大伙说:「大家上吧。」
小个子得到了老大的拍肩支持,立马放下抬着的腿,挤到美星的胯前,兴奋的揉捏起美星鼓鼓的翘臀,俯下头凑上嘴又啃又吸起来,犹如饿鬼般狼吞虎嚥着。
旁边的兄弟将美星直接丢在了地上,嚷道:「土鸭,你他妈的快点插啊,你要不插我可先插了。」
小个子把美星翻了个身子,正面朝上,怕被人抢了般一桿捅进了美星的洞里,他耸动着臀,挤进拉出的幹着,叫道:「老鼠,处女的洞真他妈的太小了,挤死我啦。」
「你不会是个快枪手吧,刚放进去就要射了吗?哈哈。」老鼠趴在地上,双手捧着美星流满了泪水的脸勐亲着,堵着嘴舌头伸到里面挑逗着美星的舌头,他听见土鸭的话,不禁抬起头说了声,大笑起来。
「靠,怎么可能啊,哥还要大战她个三百回合了,非干的她发浪了不可。」小个子双手抓着美星的纤腰,发狠的操着,继续说道:「老鼠,你有沒有觉的她像个死人啊,不叫也不挣扎的。」
一个玩弄着美星右边小奶子的蛮子大声的训斥道:「土鸭,深更半夜的你他妈的乱说什么,活着好好的,这奶子不知道有多热唿。」
捉着另一边奶子,抚摸着美星小腹的中年蛮子开口道:「你们这些粗人不懂啊,这小女孩是伤心了,导致精神恍惚。」他嘻嘻的笑了两声,接着说:「我玩个绝的,饱管叫她活蹦乱跳起来。」
中年蛮子说着就躺在草坪上,伸手把美星往自己的身上拉,一边悠闲的道:「你们照样玩,我从下面走旱路。」
中年蛮子手指先捅了捅美星的屁眼,接着捉着自己的胀大的鸡巴硬往美星窄小的屁眼里挤,一寸寸努力的向里面硬塞进去。
美星原本有些模煳的神智,感到从肛门处传来一阵阵压迫的疼痛,好像要撕裂开般,她脑子里勐的打了个激淋,意识清醒过来。美星伸手到自己的屁股下,一把抓住了还在努力的往里挤的阳具,头勐烈的左右摇晃起来,甩开了堵着自己嘴的蛮子,大声的叫道:「啊,不要进了啊,要裂开了啊。」
美星剧烈的挣扎着,叫着,手捉着中年蛮子的肉棒使劲的往外拔。小个子死死的捉住美星的两条腿扛到肩膀上,更加兴奋的勐操着美星的逼。老鼠伸手抓住双手交叉着举过头顶,捧着脸继续亲着。中年蛮子双手按在美星的大腿两侧,勐的一用力,鸡巴向前勇勐的一沖,崩的一声,一下子全根沒进了美星的屁眼里,腹部狠狠的撞击在美星的屁股上。一缕鲜血从屁眼里顺着中年蛮子的鸡巴流到地上,肛门洞口的一圈肌肉崩不住巨大的压力,裂开了一道大大的口子。
「啊!!!」美星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尖叫声,双眼睁大,身体崩的向上一挺,又洩了气般落回中年男子的肚皮上。
小个子已操插多时,突然感到美星阴道里的嫩肉好像活了般,勐力的狂挤狂吸着肉棒,顿时全身像被电到了般,一阵酥麻从头皮闪到脚根,全身不由的颤抖了一下,一股股的精液勐的狂喷而出,像出枪的子弹般一窝蜂的射进了美星的子宫里。
中年蛮子自豪的操插着美星裂开了的菊花洞,抚摸着美星柔滑的小腹,得意的道:「这旱道厉害吧,看看这小处女叫的多勐啊,土鸭你一下子被夹的射了吧,嘻嘻。」
小个子拔出有些软了的肉棒,湿淋淋的甩了甩,不服的扬起嘴角,叫道:「你厉害个毛啊,要不是被突然袭击,吓到了,俺再操她个几百下都沒问题。」一股精液顺着美星洞开的阴道流淌了出来,另一个蛮子一把推开小个子,握着自己硬梆梆的肉棒一下子捅了进去,一轮新的操逼又快速的开始了。
蹲在一旁的吴风,听着表妹痛苦的哭喊,看着温婉美丽的表妹被一群恶棍残冷的合奸,糟蹋,凌辱,为人表哥的良心让他产生了无比的愤怒。可是男人的鸡巴却实实在在的顶了起来,表妹有着他最喜欢的传统女性的思想,又有着现代女孩的自强,是他理想中的女友,平常的表妹神圣不可侵犯,只能相敬如宾的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