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叶雨菡,今年24岁,是巨能房地产公司售楼部的售楼小姐。
我们公司的夏天工作服是修身的粉红色西服套装,白衬衣,肉色长筒丝袜或者连裤袜,还有公司统一购买的金色高跟凉鞋。凉鞋鞋面是由一个个性感的珠片组成,只有3条细细的鞋带,却佈局得別具匠心十分性感:其中两条细带包住脚趾,第三条从鞋前部内侧跨过足背绕过圆润的脚跟一圈,又和它自己交叉跨过足背接到了脚前部外侧,整个凉鞋是标准的「sling- back」,让我们的脚显得柔润、修长。优雅的玫瑰红渐变色细高跟有10釐米,再加上大红色的鞋底,相当的性感。
今天上午,我们公司来了个不认识的新客户要看房子,我微笑着迎了上去。
我发觉他的眼睛在看着我的同时咽了一下口水。
「先生,您好,这是我们巨能集团的中海西岸社区。这是92平两室两厅的新户型,完全按照欧洲风格设计,这是户型的模型图,我们中海西岸的房子,现在都是现房出售,如果您喜欢的话,到时我可以带您去看看。」我嗲声嗲气地问着,这是我招揽客户的不二法门,效果极好。
「这个户型是不错,是南北朝向吧!通风应该还好吧!」那个男子不漏声色地说道。
「这个请您放心,我们这套户型,南北对流很好的,夏天只要您打开窗户,对流风是很大的。而且光缐也很好,前面沒有任何高层建筑,日光是全天候的。」
「恩,不错,我考虑一下,请给我张名片吧。」
我掏出自己的名片,双手递给他。
他接过了名片一看,「叶雨菡!很好听的名字!」
「谢谢!您要是有兴趣买的话,就打这个电话,我二十四小时开始的,您看,就是这个。」我说着,用手指着一个固定电话后面的手机号码说道。
「好的,你给我点资料吧!我拿回去看看。」他对我笑笑。我赶忙给他拿了一大叠的资料,他拿起来,然后就告辞了。
上午就接待了这一位顾客,中午拉着同事杨红杏去吃了必胜客,杨红杏比我小一些,下个周就要过24岁生日。前些日子她和她的男朋友去青岛市区拍了婚纱照,准备十一结婚,我的红包都准备好了,哈哈。
下午三点半的时候,手机接到了个陌生电话。
「您好,是叶雨菡小姐吗?我是上午来的客户。」
「您好,是要看看现房吗?」我问道。
「是的,我想先看看附近的环境。」
「好的,那您打算什么时候看?」
「现在怎么样?正好我有空。」
「现在,恩!好吧!那一会我们在中海西岸北门碰头好吗?」
「好的,呆会见。」他挂断了电话。
「红杏,我带一个客户去看房,晚的话就不回来了。」我对杨红杏说道。
「嗯,雨菡姐,路上小心点啊。」……
我刚一下计程车,今天上午那个客户从我前面的一辆计程车上下来了。
「您好,漂亮的叶雨菡小姐。」
「您好,我们过去吧!我来带路。」我朝他笑了笑,就朝前面做了个请的姿势,带着他朝社区走去。
「一会儿您走路要当心点了,这几天刚下雨,里面的路可能不好走的,您跟着我走就行了。」我说着,进了社区,在前面带路。
这社区里的路还真不好走,与其说里面的路还沒有修好,倒不如说这路根本就沒有修过,一个泥泥的土堆挨着一个土堆,我穿着高跟的凉鞋,一扭一扭地走。
一些泥浆都溅到了我的肉色丝袜上了。这下晚上有得忙了。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
「我们先看看二楼的吧!户型都是一样的。价格呢,是往上一层每平加一百,现在我们剩下的只有二楼、三楼、五楼、八楼、十二楼、十三楼、还有顶楼,那是带阁楼的。」我介绍道。
「就按你说的吧!我看看再决定买第几层。」
到了屋子里。我刚要开口,想不到他突然伸手过来抓我的胸部,我立即拍开他的手,然后说:「幹什么!」
他色迷迷地道:「叶小姐,你太漂亮了,你的胸部好大啊!我忍不住就抓了。」
我大声地道:「神经病,磙出去!不然我报警啦。」
他站起来,淫笑着走过来。说:「你报警啊!看还来不来得及。」之后他突然伸手抓我的胸部,我就立即反抗,一边用力地打他的手,一边喊救命。
他听到我喊救命,就用手捂住我的嘴,把我推倒在木地板上,然后用他的下身压着我的双腿,一只手就在我的身上乱摸,无论我怎么反抗都推不开他。
他摸了一会,就低下头在我的脖子边上乱亲,还不时地想亲我的嘴,我拼命地摇头躲开他的嘴,让他亲不到我。他突然用一只手捏着我的下巴,把我的头拧向他,跟着他就勐地亲下来,我立即紧闭自己的嘴巴,不让他的舌头伸进来。
我拼命地摇着头,手用力地打着他,我用力打他一巴掌。可能打痛他了,他呆了一下。
我看到他的眼睛目露凶光,跟着用力地打了我左脸一巴掌,一阵剧痛后,左脸火辣辣的了。
他狠狠地说:「贱货,敢打我?老子要操死你!」然后抬头向四周看了一下,跟着用力地拉着我的手,拼命地拉着我向卧房走去。
我知道他要拉我进房强姦我,所以拼命地反抗,用力地想甩开他的手,但就老是甩不开。他看到我反抗,就狠狠地说:「死骚货,你跑不了的,老子今天操定你了!」说完后更加用力地把我向卧房拉,把我推倒在地上。
他把我推倒在地上后,就立即跑去把房间门锁上,我拼命地喊救命,但是由于房间的门窗都关闭着,外面应该听不到。
他看了一会就走过来,我以为他要打我,便拼命地向后面退。
他迅速的走过来,压在我的身上,他的唿吸声很重,一边像野兽一样吻着我,一边用手把我的衣服和E罩杯胸罩一起向上推,我雪白的乳房就跳了出来。看着自己的乳房跳到了他面前,顿时羞愧难耐,把脸侧了过去。我想喊救命,我想挣扎,但是我知道,在这个地方,沒有用!他用力地捏着我的乳房,把我捏痛了,我叫又沒有用,只能用脚用力地踢他。他看到我这样后,就又故技重施,用下身和双腿压着我的双腿,不让我反抗,不理我的疼痛,拼命地亲,用力捏我的乳头和乳房。在这个地方,我反抗根本就是徒劳!挣扎几下后,我只好任由他摆佈。
他停顿了一下,忽然又勐的把脸埋到我乳房又舔又咬!「不要啊!」我不禁喊了出来。可是,我的乳头居然淫贱地被他舔得骄傲地立了起来。
「別这样!求求你……」他的手用力的揉搓我的胸口,一开始很疼,但是后面,竟然越来越感觉刺激……我实在太下流了!嘴上说着不要,下面却悄悄流出了一些淫水!
他玩了一阵子后,就把手伸到我的下面,把我的裙子向上拉高一点,隔着内裤抚摸我的私处。我给他摸了一阵子,虽然是将要被强姦,但是也有反应了,我感觉到自己阴道里分泌的淫水多了起来,快感正在不断地刺激我,心里想着原来被强姦也会有快感啊。
他隔着内裤摸了一阵子就等不及了,然后坐起来脱掉自己的衣服和裤子,跟着又把我的内裤用力地扯下来,然后用手直接摸一下我的阴唇。摸了一会,他就说:「美女,给强姦也有感觉哦!是不是觉得很爽啊?等会还有更爽的呢!」说完后他就继续摸我的阴唇,还不时地用手指插进我的阴道抽插。「看样子你早就不是处女了吧,还是黑木耳,怪不得流这么多水,真是骚货一个!」
这个时候我已经绝望,反抗也沒有之前那么强烈了,任由他抚摸我的私处,我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
摸了几分钟后,他忍不住了,我也被摸得全身开始发热,额头上佈满了细小的汗珠,气息开始变的急促,下体更是发烫的要命,阴道也流了不少淫水出来。
他把我的上衣裙子全扒光,然后脱下了我的高跟凉鞋和长筒丝袜,这样我就一丝不挂了。
把我脱成裸体后,他用手抬起我双腿,跪在我的对面,我知道他要插进来了,所以我就用力地蹭自己的双腿,想躲开他。他看我还反抗,就用力地压着我的双腿,然后用他的阳具对着我的阴道口,磨了几下就用力地对准阴道口一顶,整根阳具就插了进来。
他一插进来,我就有一种既羞耻又刺激的感觉,心想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再反抗也沒有用了,就闭上眼睛,把头转向旁边,希望这一切都尽快结束。
随着他的抽插,我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虽然是被强姦,但是从我阴道流出来的淫水还是越来越多,我自己也开始轻轻的呻吟,接受着从下面传来的快感。
插了几分钟,他看我不反抗了,就把他的阳具拔出来,然后把我的腿放下,向两边分开,他又压上来,用阳具对着阴道又插了进去。他一边用力地抽插,一边用手抓我的乳房,又用嘴亲我的耳背和颈部。
他一边亲,一边唿吸急促的在我耳边说:「美女,是不是爽了?你的屄越来越多水咯!是不是我幹得你很爽啊?」说完后就用力地插我几下。这个时候我也不能说话,只能闭着眼睛,羞耻地接受强姦的快感。
他继续亲我、抓我的乳房,继续用他的阳具抽插我。我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他听着就更加兴奋,阳具也插得越来越勐。
在上面大概插了十多分钟,他就在我的耳边说:「美女,爽了吧?来,我们换个姿势。」我也不回答他,任由他把阳具拔出来。拔出阳具后,他就用双手扶着我的腰,然后把我翻过来,我跟着他的引导把身体翻过来,变成趴着。跟着他就双手扶着我的腰往上一拉,我就变成跪在地板上,上身则趴在地板上。
他把我摆好姿势后,就拍一下我的屁股,跟着用手摸了一下我的阴唇,说:「美女的屁股好美哦!淫水还不少哩!是不是觉得爽了?」跟着就用他的阳具顶在我的阴道口,磨了几下就又用力地插进来。
他插进来的同时,我们都一起「啊……」的叫了一声,这个时候我是真的给这种特殊的感觉给征服了,不再作反抗。他双手扶着我的屁股,阳具用力地抽插着我的阴道,我就轻轻地淫叫着,慢慢地享受这种感觉,真的是又舒服又羞耻。